我县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见闻

发布日期:2021-09-09 08:48 来源:射阳日报作者:本报记者 吴炘恒 杨兰玲 浏览次数: [字体: ]

几年前,合德镇耦耕堂村大多数养鸡户都和陆一生一样,为鸡粪处理问题伤透脑筋。近日,记者来到老陆家的养鸡场时发现,养了1万多只鸡的偌大场地内,几乎看不到堆积的鸡粪。陆一生告诉记者,早上五点多钟,他家的鸡粪就被收集运送到合德镇耦耕堂畜禽粪污处理中心去了。

带着好奇,记者来到耦耕堂畜禽粪污处理中心一探究竟。“送到我们这里的鸡粪首先会经过厌氧发酵,有效去除其中的硫化成分,所以能闻到的味道非常小。脱硫后,鸡粪经过干湿分离、好氧净化等多道工序,被加工成还田沼液和生物肥料。”中心负责人丁德运向记者介绍道。

耦耕堂畜禽粪污处理中心,是我县推进绿色种养循环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我县从绿色种养循环农业试点入手,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积极探索农业绿色发展新路径,打通种养循环堵点,促进粪肥科学还田,走出了一条种养结合、生态循环的绿色农业之路。

呼应痛点,政民企三方合力打通关键环节

“我县是畜牧大县,共有规模化生猪养殖场135座、规模化蛋鸡养殖场187座。2020年,全县生猪饲养量93.36万头,家禽饲养量2580.59万只,全县畜禽粪污产生量约为134万吨,其中规模养殖场畜禽粪污产生量约为92万吨,规模以下养殖场户畜禽粪污产生量约为42万吨。”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陈以良告诉记者,在全力保障畜产品稳定供给的同时,畜禽养殖业带来的农业面源污染等环境问题也变得越来越突出。

为切实解决畜禽粪污污染这一民生痛点,我县统筹养殖、种植以及农村能源等各环节,通过区域内资源共享和要素组合,实现变废为宝、变害为利。“我们通过自愿申报、公开遴选,确定一批专业从事粪污收集处理、集中堆腐、运输配送、机械施用作业服务的企业、合作社等社会化服务组织,让他们与县内种植户、养殖户签订协议,明确服务收费标准,帮助他们处理粪污。”陈以良说,在相关政策的大力推动下,仅合德镇就建成13600平方米发酵大棚、4200平方米发酵床及相关配套设施,每天能够处理禽畜污粪近300吨,实现年处理污粪10万吨以上,生产有机肥3万吨。

作为全国首批禽畜粪污资源化利用试点县,我县还在海通、千秋、临海等13个镇区展开试点工作,不仅解决了以往困扰养殖户的禽畜粪污往哪去的问题,还盘活了一批污粪回收处理企业,使其有利可图、有钱可赚,切实推动生态环境与循环经济有机结合。“为调动我们的积极性,县里还对粪污统一收集、集中处理、定向配送、施肥作业等环节予以奖补,腐熟粪肥按125元/亩补助,沼液无害化处理、运输、喷施到田按60元/亩补助,商品有机肥应用按150元/吨补助。”丁德运告诉记者。

节本增效,突破核心瓶颈实现变“废”为肥

举目远望,数千亩绿油油的稻田连绵成片。“这3000多亩地都是我承包的,种这些水稻我一点化肥都没施,用的全部是养殖粪便发酵后形成的沼液。”海通镇鹏达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秦飞指着环绕牧场的地说,“牧场养殖生猪12000头,完全能够满足这些土地的施肥需求。”

长期以来,禽畜粪污都是横亘在养殖经济面前的一座大山,要想扩大规模,就面临着每天产生的大量禽畜粪污去哪儿的问题。在以往的粪污处理中,处理厂往往采用干湿分离技术将粪污分为干物质和粪污水,干物质通过加入适当菌株进行发酵成为固体有机肥作为商品销售;然而,被分离出的污水却成为棘手问题,即使国内部分污粪处理厂配备了污水处理设备,但是该环节成本高、效果差,经过处理的污水难以达到排放标准。

为解决粪污污水去处,我县积极应用中科院提出的“肥水还田”系统,不仅指导企业引进粪污处理设备,实现粪污资源化利用,还协调一批种植户与种植企业,通过运输公司将沼液运送分发到各农户的农田,运输费用由政府与农户各出一部分,而有机肥水让农户免费使用并且给予60元/亩的补助。“小麦、水稻这些粮食作物种植需要使用大量化肥,土地易板结,会导致地力下降。而沼液这种生物肥不但能有效提升作物产量,还能改良土壤,既节省了购买化肥的大笔开支,又能提升农作物质量,非常感谢政府的好政策。”谈及沼液肥的功效,合德镇种粮大户李运城脸上乐开了花。

循环种养,高标准打造生态环保产业链

一个存栏8000多头奶牛的养殖场,每天产生的粪污超过1100吨,如何处理?曾经是制约江苏光明银宝牧业有限公司发展的大难题。去年,随着投资近亿元的射阳金源能源有限公司规模化生物天然气项目投入使用,这一切都迎刃而解。

“公司产生的生态效益有目共睹,在为光明银宝牧业处理了近万头奶牛粪污的同时,还采取‘1+N’经营模式,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显著的社会效益。”金源能源总经理胡勇自豪地告诉记者,为进一步降低气味污染,该公司对牧场的奶牛粪污进行全量管道化收集,经无害化厌氧发酵处理,使气味污染降到最低点。自公司正式开始运营后,牧场周边已无黑臭水体,当地居民生产生活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

“奶牛粪污作为生产原料,我们公司不仅不花钱,还适当收取粪污处理费用。每天产生的1100吨粪污可以产出约1.2万立方沼气,能够提纯出约7000立方生物天然气,仅这一项预计全年销售额就可以达到800万元以上。”走过巨大的圆柱形处理车间,胡勇告诉记者,采用厌氧发酵的沼液用于农业种植还田,每亩地能够节约150元化学农资成本;沼液利用后的沼渣也是极好的奶牛牛床垫料的生产原料,使用沼渣制作牛床垫料不仅成本低,更大大降低了养殖风险。

经过地下管道,发酵后的沼液源源不断地被输送至金源能源承包的3500亩土地中。“我们每年种植两季,一季种植青贮大麦,一季种植早稻。”胡勇表示,青贮大麦是公司与牧场签订的订单农业,由牧场回购作为奶牛饲料,真正实现了种养循环。“使用沼液肥的好处大家都能看得到,现在不仅我们自家的土地靠着沼液肥田,还有不少农场主动上门求购沼液。”胡勇笑着告诉记者。

作为传统农业大县、畜牧业大县,我县畜禽粪污综合利用已经走在了全省乃至全国前列。截至2020年底,全县共有13家镇级畜禽粪污处理中心,年消纳畜禽粪污能力达70万吨,共有323家规模养殖场全部配套粪污处理设施装备,现有沼气工程项目119处,总池容2.36万立方米。2021年,全县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将达95%以上,种养循环试点面积将达10万亩以上。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